關閉按鈕
關閉按鈕

您當前的位置:主頁 > 作協動態

匯聚40位作家的78篇紅色故事,《石庫門里的紅色秘密》在滬發布

2019年12月13日15:07 來源:文匯報 作者:許旸 點擊:

“在歷史賦予上海的諸多色彩中,紅色堪稱最為耀眼的代表色。”一年多來,上海文學界投身“黨的誕生地·上海革命遺址系列故事創作項目”,最新成果“紅色足跡”第一輯《石庫門里的紅色秘密》今天在滬發布,第二輯創作動員同步啟動,在場作家表示:用文學的方式挖掘書寫革命遺址,串起紅色基因圖譜,既是當代創作者的使命擔當,也有助于合力打造建黨故事紅色文學創作的傳播高地。

《石庫門里的紅色秘密》匯聚40位作家的78篇紅色故事,由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全書聚焦中共建黨時期和第一、二次國內革命戰爭時期,涵蓋黨的建設、武裝斗爭、工農運動、思想文化運動、婦女運動、學生運動、隱蔽戰線斗爭等各領域,力求用一篇篇融合歷史與現實、傾注感動與情懷的故事,發掘中國共產黨的文化基因、精神靈魂和歷史根脈,讓更多讀者了解上海的榮光。

跋涉在歷史河流,打撈革命遺址背后的細節

作為黨誕生的“產床”與“搖籃”,上海的城市血脈中流淌著紅色基因,中共一大會址、《新青年》編輯部舊址、龍華烈士陵園、周恩來在滬早期革命活動舊址、張聞天故居……遍布全市的革命遺址背后有哪些動人的歷史細節?

“此次創作項目涉及的遺址,有些人們耳熟能詳,有的則可能鮮為人知,但每個題材都經歷了重新采訪、研讀新史料和精心寫作的過程。其中不少地標很多人寫過,再寫應該有點新的發現、新的視角。”作家孫颙以他收入書中的文章《不可思議的跋涉—— 中共中央檔案文獻庫的“生死時速”》為例談到,當年兩萬余件絕密材料屢次搬遷,是怎么驚險躲過國民黨特務和日本侵略軍的魔爪,一次次在上海灘喧鬧的大街上實現來來回回的大轉移?這背后能挖出許多素材,比如當年中共中央檔案文獻庫的管理者陳為人與妻子喬裝成富商,將文件保存在家中。“有電視劇把搬運機密材料拍成用黃包車背來背去,這不太可能,那時連黃包車都沒錢雇了。”孫颙說,“為了把文件從日統區轉到安全地方,共產黨人絞盡腦汁,以挑擔貨郎走家串巷的方式,以破籃子、面粉袋為工具,甚至以偷運糧米的‘跑單幫’形式,螞蟻搬家似的把兩萬件文檔偷運出了租界。”

“每個紅色遺址都蘊含著值得后人傳誦久遠的故事,都充滿著信念與執著、堅韌與奮斗、艱辛與犧牲。作家有責任和義務,用文學的手法去發掘、整理和寫作這些故事,幫助讀者感受紅色文化。”上海市作家協會黨組書記王偉說,作者通過實地考察、專題采訪,并吸收學術研究成果,盡可能進行再創造,使故事讀來真實生動。

可讀性與嚴謹性的分寸,是青年作家繞不過去的挑戰

除了孫颙、葉辛、葉永烈、趙麗宏等知名作家領銜,此次創作吸引了多名80后90后青年作家和網絡作家加盟。如何在嚴謹真實的基礎上創作出有別于史料的文學故事,其間分寸的把握,是青年作家需直面的挑戰。

“篇幅要求不長,但難度不小,本以為3000字一兩天就能完成,但硬生生推敲打磨了幾個月,最后壓著交稿線,好不容易完工。”上海網絡作家協會會長劉煒(網名:血紅)寫的革命地標是上海武裝起義勝利后市民大集會遺址,不同于編織天馬行空的網絡奇幻小說,創作中他必須反復查閱資料,直言寫作過程令他心生敬畏。他談到,飲水思源,希望自己用創作幫助更多人了解那個風云激蕩的時代,知道那段時光中發生過的故事。

青年作家王萌萌的《工運戰鼓敲響的地方》《煙塵難掩的赤誠與光華》分別聚焦中國勞動組合書記部舊址陳列館、鄧中夏故居,“涉及1920年至1925年期間最早期工運史,相對來說各方面資料較少,幾位代表人物犧牲早,甚至沒有留下直系后代,感覺棘手和迷茫,一時無從下手。”她多次向上海黨史辦和總工會的工運史專家請教,逐漸將目光鎖定在勞動組合書記部總干事李啟漢和第二任主任鄧中夏這對工運戰火中結下深厚情誼的工運先驅身上,從早期黨史中尋找參照和線索,試著去把握那個年代青年人的精神風貌,凸顯純粹赤誠的家國情懷。“生動語言和生活細節能讓人物鮮活起來,但我最大的困惑來自于寫作分寸的掌握,一方面要有可讀性和文學性,一方面需保證嚴謹和經得起考證,如果再有這樣的機會,我想要尋找到更合適的突破點,讓敘述更有看點和色彩。”

據悉,上海革命遺址系列故事創作項目由中共上海市委宣傳部、中共上海市委黨史研究室、上海市文化旅游局和上海市文物局指導,上海市作家協會主辦,圍繞中共革命斗爭歷史軌跡創作約400篇故事,項目叢書預計2021年7月前出齊四輯,迎接中國共產黨百年誕辰。

上海作家協會版權所有 滬ICP備13009802號-1
電子郵件:[email protected] 聯系電話:021-54047175
2860
福彩3d中奖容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