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按鈕
關閉按鈕

您當前的位置:主頁 > 文學觀察

同一雷電燃起的兩團火焰 ——第三屆中俄青年作家論壇側記

2020年01月03日15:48 來源:未知 作者:于曉婷 點擊:

第三屆中俄青年作家論壇于12月27日在上海外國語大學隆重開幕。論壇由上海外國語大學、上海市作家協會、俄羅斯作家協會共同主辦。論壇發起人、世界俄語學會副主席、上海外國語大學文學研究院院長鄭體武教授主持了開幕式。俄羅斯總統文化顧問弗拉基米爾?托爾斯泰,中國作家協會黨組成員、副主席、書記處書記李敬澤,俄羅斯聯邦駐上海總領事亞歷山大?史瑪聶福斯基,俄羅斯作家協會共同主席、《小說報》主編尤里?科茲洛夫,上海市作家協會黨組書記、專職副主席王偉出席開幕式并致辭。上海外國語大學校長李巖松發來賀信。來自中俄兩國的三十余位優秀青年作家代表參加了為期三天的創作交流活動。

一、 開幕: “為了找到一個好朋友,走多遠也沒有關系”

俄羅斯總統文化顧問弗拉基米爾?托爾斯泰在開幕式上指出,當前中俄兩國關系處于極好的時期,人文交流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作為世界上兩大重要的文明,在我們的交流中文學是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也唯有文學才可以真正了解人的內心和思想,兩國作家之間的交往必能促進兩個民族的相互認同。他親切地談起自己的這次中國之旅,并對為中俄文學交流做出貢獻的人表示感謝。還特別提到,很高興鄭體武教授榮任世界俄語學會副主席一職,與自己一起共事。除此之外,作為托爾斯泰文學獎評委會主席,他認為文學獎對發掘優秀作家具有重要的作用,同時我們也有必要設立文學翻譯獎項,鼓勵優秀的譯者為不同國家文學之間的交往奉獻力量。他希望未來可以在托爾斯泰文學獎及其他文學類獎項中看到更多中國作家和翻譯家的身影。

中國作家協會黨組成員、副主席、書記處書記李敬澤發表講話,他談到,俄羅斯文學對中國文學的影響頗深,兩國之間的文學存在精神上的聯系,為了我們兩個偉大的民族,兩國的作家應當積極交往,成為好朋友,中俄青年作家論壇的舉辦提供了這樣的機會。李敬澤副主席認為,自己此時此刻不僅是在向在座的弗拉基米爾?托爾斯泰先生致敬,同時也是在對大文豪列夫?托爾斯泰先生致敬。他幽默風趣地回憶起自己少年時閱讀《戰爭與和平》的經歷,評價這是一部少年之書,其中的深刻和純粹曾久久讓他著迷。如今,他準備重讀《安娜?卡列寧娜》這本中年之書,去感受書中所描繪的人性之幽深。他表示,中國作協會一如既往地支持中俄青年作家論壇的舉辦,支持兩國的文學交流。

俄羅斯駐滬總領事亞歷山大?史瑪聶福斯基認為,在中俄建交七十周年之際,青年作家論壇的舉辦將會推動兩國合作的進一步加深,具有重要的意義。領事先生與中國的緣分已長達二十多年之久,他表示,俄羅斯經典作家在中國一直廣受贊譽,不過作家并無年老和年輕之分,年輕一代也同樣重要,對于作家真正重要的是他們熾熱的心。

上海市作協黨組書記、專職副主席王偉提到俄羅斯文學對中國文學的巨大影響,他說到,托爾斯泰、陀思妥耶夫斯基、果戈里、契訶夫等作家的名字在中國讀者看來,與魯迅、巴金、茅盾一樣令人熟悉,每一位中國作家對俄羅斯文學都有著深厚的感情。在回望這種關于文學的親切回憶的同時,我們還需保持新時代的文學對話和交流,接續傳統,面向未來。

身為報紙主編的俄羅斯作協共同主席尤里?科茲洛夫則談到了當今文學面臨的危機,他認為,我們所處的社會發生了急劇的改變,我們的生活也遭受著種種挑戰,作家面臨著諸多難題。與此同時,作家、出版機構、讀者之間的關系也隨著時代有所改變。他相信,通過中俄兩國青年作家的不斷交流,我們可以在文學事業上有新的作為。

上海外國語大學校長李巖松專門向論壇開幕式發來賀信,他回顧了上外俄語學科的發展歷程,指出在上外的各個發展階段,俄語都占有舉足輕重的地位。他對中俄青年作家論壇的舉辦表示熱烈祝賀。在賀信中,他提到,列夫?托爾斯泰說過:“為了找到一個好朋友,走多遠也沒有關系。”中俄兩國就是這樣的好朋友,青年作家的文學交往必將促進我們之間深刻的友誼,增強內心的理解和認同。

在開幕式最后,參加過第二屆中俄青年作家論壇的代表滕肖瀾和伊萬尼科娃也發表了自己的參會感想。兩位認為,中俄青年作家論壇給她們留下了珍貴的回憶和深刻的印象,她們從中獲益良多。

二、主會場:文學就像火焰,文學就是火焰

可以說,文學就像火焰,亦或者,文學就是火焰,它有足夠的光和熱照耀并溫暖著我們所處的大地和我們的心靈。中國文學和俄羅斯文學也是這樣兩團充滿力量的火焰,而燃起火焰釋放力量的則是我們的作家們,是他們對于文學的執著追求和赤誠之心,在他們心中蘊含著滿含能量的雷電。雖然作家們使用著不同的語言,但他們的心卻同樣地為文學而跳動。

論壇主會場主要包括大會發言和自由討論兩個部分,我們在中俄兩國作家的互動中深刻感受到了他們的熱情和真摯。大會發言先后由李偉長和季馬科娃,肖水和杰金娜主持,伊格納季耶娃、嚴彬、拉古京、侯磊、盧寧、包慧怡、趙志明、達斯卡利察等作家先后發言。自由討論由楊慶祥和別洛烏先科主持,穆拉紹夫、薩夫琴科、葉甫多基莫夫、蔣在、三三、顧文艷參與討論。每位作家關注的具體問題有所不同,但可以肯定的是,他們都熱切地關心文學和創作,他們的精神世界嚴肅而豐富。

作家們談到最多的首先是個人的閱讀和創作體驗。嚴彬從幾個著名詩人講起自己所理解的詩人和詩歌。他提到整理自己詩歌的經歷,認為寫作令寫作者本人找到自己,就像一位銅鏡制作者在自己親手制作的銅鏡中看到自己的臉。以自己的一首抒情詩《愛情》為例,嚴彬自言對詩進行一種狹小的考察。這首詩的完成沒有經過復雜和糾結的思考,讓他感到喜悅和平靜,也隱隱覺得自己創作了一首難以被時間磨滅、接近永恒的作品。也許正是這種接近神圣儀式的創作使在場的作家深受感動,提出想聽詩人朗誦《愛情》這首詩。盧寧談起對自己影響最深的兩位作家托爾斯泰和陀思妥耶夫斯基,不同于中國作家都喜愛兩位的長篇,他鐘愛的是他們的中短篇。盧寧特別提到托爾斯泰的《伊凡?伊里奇之死》和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地下室手記》。他認為《伊凡?伊里奇之死》讓他思考,人一旦死去,我們所擁有的幸福和一切都會消失,面對這種情況我們可以做些什么?我們又需要什么?他覺得對作家而言需要的是勇氣,正是勇氣讓他們拿起筆去書寫,去面對生活中的一切。

其次,他們談到自己對創作的理解以及自己的文學主張。李偉長就故事與小說的關系發表了自己的觀點。長久以來,小說家被認為是講故事的人,但是他認為,沒有強悍觀念的小說,沒有被價值生活省察過的小說,故事再曲折,情節再離奇,也還只是故事。達斯卡利察則談到俄羅斯文學的當前狀況,其中既有死的語言也有活的語言,死的語言離獎項很近,但是活的語言才是真正有價值的。她認為真正的文學不應該是喧囂的,而是純潔的,安靜的,不加掩飾的,同時,文學和歷史一樣應當是活的。作為評論家和成熟作家的李偉長和年輕的達斯卡利察,雖然他們的創作領域不同,語言不同,但是他們對于文學都有著嚴肅的思考和自己的見解。

還有,作家們思考文學的持續發展以及當今社會文學所面臨的問題。肖水提到不同國家的文學如何實現真正交流的問題,在他看來這需要翻譯和出版機構的大力支持。同時,作為一個詩人,他也在思考當下中國語境中的詩歌語言實踐,他認為解決的重點在于語言。在發言中,肖水提出一個有趣的概念“從中國回到中國”,也即是說要從當下雜糅了古今中西的“中國”回到文化傳統和價值觀念生生不息的“中國”,恢復與保持對中國傳統的溫情與敬意。杰金娜認為,目前作家們經歷著思想危機。在以美國為主的西方世界,作家們看重作品的大眾歡迎度,考慮更多的是利益和成名,一部分俄羅斯作家也在學習這樣的模式,但是類似的想法對作家的創作是非常有害的。為了真正的文學,作家應當保持自我,為真誠而寫。從作家們的發言中,我們看到他們嚴肅的文學擔當,他們不局限于小我的個人創作,同時還關心于整個民族和世界而言文學往何處去的問題。

此外,中國作家特別提到了俄羅斯文學對自身的獨特影響,以及個人對俄羅斯文學的觀感。侯磊認為,詩意、魔幻、形而上和廢墟上的狂歡是俄羅斯文學與文化帶給他的四個階段,也是他喜歡的文學的四個階段。他提到果戈理、蒲寧、契訶夫的作品帶給他的詩意感受,布爾加科夫作品中的魔幻因素,托爾斯泰的長篇小說《復活》對形而上問題的探討,種種都是他的文學啟蒙。作為北京人的侯磊還特別講到北京的三座東正教教堂,它們的故事有著作家對俄羅斯和俄羅斯人的所有想象。包慧怡則講到自己第一次去俄羅斯的經歷,煙霧中的涅瓦河,根據納博科夫《黑暗中的笑聲》改編的芭蕾舞,與陀思妥耶夫斯基《罪與罰》中道路和房屋的相遇,仿佛是文學走進了現實生活,亦或是現實生活融入了文學之中。俄羅斯文學對中國作家而言始終是一種特殊的存在,與他們的精神世界緊密相連。

在逐漸深入的交流和思想的碰撞中,中俄兩國的作家找到了許多精神上的共鳴。中國作家都表示俄羅斯文學于他們有諸多啟發,俄羅斯多位作家提到對中國詩人肖水、嚴彬、包慧怡的發言印象深刻,在他們的話語中感受到了對文學的共同見解。兩國作家在對方身上都發現了對待文學和創作的嚴肅而真誠的態度。

如果說大會主題發言中,兩國作家還處于剛開始互相觸碰和接近神經的階段,那么在自由討論環節,則可以認為是真正進行了關于文學的擁抱。作家們暢所欲言,談論自己對于文學的見解,談論自己的創作。小說家三三更是現場清唱了《莫斯科郊外的晚上》,雙方詩人集體參與演唱將氣氛拉到了極致。此后,兩國作家就各自關心的問題向對方進行了提問。評論家季馬科娃對當前中國作家關注的現實問題很是好奇,李偉長詢問俄方作家對于故事和小說這兩個概念的理解,盧寧向包慧怡提問她文章中提到的“白貓”的內涵……在問答階段還有個十分有趣的小插曲,盧寧拿起面前印著自己名字的座位牌,特別認真地問為什么自己的名字只有兩個漢字,其他人的卻是四個或者五個,引得會場內一片笑聲。也許,這個小插曲對作家而言也是交流的收獲之一。討論結束后,俄方作家都把印著自己名字的卡片帶走留作紀念。

楊慶祥在主持時提到,他認為有兩個上帝,一個好的,一個壞的,壞的上帝給了人類語言,使之束縛住我們。但與此同時,語言也是使我們擺脫束縛的方式。對于所有作家而言,文學大概都是這樣一種方式,解放我們的靈魂,給予我們自由和獨屬于自我的空間。

三、分會場:與大眾一起分享文學盛宴

論壇主會場之外,還有幾場非常重要的活動。從白銀時代的詩歌到當代文壇的現狀和趨勢,從嚴肅的文學探討到歡快的詩歌朗誦會和基層采風,中俄青年作家論壇走向讀者,與大眾一起分享文學盛宴。

1、鐘書閣——《白銀時代詩歌金庫》新書分享

在開幕式當天晚上,在鐘書閣舉行了“致一百年后的你——《白銀時代詩歌金庫》新書分享與雙語朗誦會”,俄羅斯著名作家科茲洛夫,譯者鄭體武教授,著名詩人楊繡麗和古岡,就白銀時代的詩人和詩歌,以及他們對中國詩歌的影響進行了對談。《白銀時代詩歌金庫》包括男詩人卷和女詩人卷兩冊,男詩人卷收入了16位詩人230余首詩歌,女詩人卷收入9位詩人210余首詩歌。不同于以往的詩集,這套《白銀時代詩歌金庫》除了為讀者熟知的詩人——如勃洛克、曼德爾施塔姆、馬雅可夫斯基、阿赫瑪托娃、茨維塔耶娃的作品,還收錄了較為小眾的庫茲明、格?伊萬諾夫、羅赫維茨卡婭、古羅的詩歌。

譯者鄭體武教授向聽眾解釋了“白銀時代”的概念,這是二十世紀初,文化上空前活躍的一個時代,文學、藝術和哲學相互交融,相互影響,詩歌更是達到了一個高峰。俄羅斯作家科茲洛夫也表示,相對于以普希金為代表的黃金時代,到了白銀時代,俄羅斯的文化和文學獲得了空前的發展。這一時期的詩歌讓人感受到世紀末日,但是也是在呼喚一個新世界的誕生,它們具有獨特的美感。詩人楊繡麗認為,中俄兩國的詩人在情感上是共通的,都在借詩歌表達自己的內心和理想。

“作為一個必有一死之人,有朝一日當我停止呼吸,我會在九泉之下親筆寫信,給一百年后出生的你:——朋友!不要找我!世風移易!就連老人也會把我忘記。——咫尺天涯!——隔著忘川之水,我向你伸出我的手臂。”茨維塔耶娃的這首詩正是新書發布會的主題來源。借由鄭體武教授這套《白銀時代詩歌金庫》,我們得以與百年前的詩人們對話,了解他們的思想和情感,從一個更為全面的角度觀看白銀時代的詩歌面貌。

2、思南公館——中俄青年文壇現狀和趨勢的探討

12月28日下午在思南公館舉行了中俄青年作家與讀者見面會,主持人為鄭體武教授,俄羅斯評論家、學者季馬科娃,詩人克魯格洛夫,詩人、中國人民大學教授楊慶祥,就中俄青年文壇的現狀和趨勢進行了交流和探討。鄭體武教授回憶起第一屆中俄青年作家論壇的分會場活動,當時的主題為首都與外省:當代俄羅斯文學地圖。轉眼五年過去了,我們又在同樣的地點舉行第三屆論壇的讀者見面會,讓人感到無比親切。

季馬科娃首先對參加本次論壇的俄羅斯青年作家進行了介紹,她總結出當代俄羅斯文學的幾大特點。一是作者與讀者的關系發生了變化,作者不再依賴讀者的評價并給予回應,而是更加關注自身。二是當代作家依然堅持俄羅斯文學傳統,創新和實驗并不排斥繼承。三是當代俄羅斯文學更廣泛地融入世界文學的進程,也在吸收世界文學的遺產。最后是俄羅斯當代文學與以往的文學具有互文性,新一代作家會引用經典來表達自己。季馬科娃認為,現當代俄羅斯文學與經典俄羅斯文學相比,同樣是豐富多彩的,也十分值得繼續挖掘。

楊慶祥則介紹了論壇中國作家的創作情況,他認為當代中國青年作家都接受了相對完整的教育,但過多的知識和修養對作家而言也是一把雙刃劍。其次,中國青年作家對世界的態度更為開放和包容,他們不會采取激進的直接順應或反對的方式,而是對話和理解。此外,中國青年作家也呈現一種綜合性寫作的面貌,他們的創作不會局限于某一種主義,風格是豐富而多樣的。

鄭體武教授向三位嘉賓提問,當前中俄兩國文學交流除成績之外還有哪些困難和不足。克魯格洛夫引用葉賽寧的話,“我們需要等待時間的沉淀,等待時間去評價我們的所作所為。”他認為,中俄雙方需要出版更多的翻譯作品和相關的評論,才能夠去談不足之處。楊慶祥談到作家的交流和作品的傳播兩個方面,他指出,為了雙方更有成效的討論,需要提前閱讀對方作家的作品,做好一定的準備工作,俄方作家也可深入到中學或大學之中去做演講或者作品朗誦。同時,楊慶祥直言,中俄兩國文學上的認識和接受還停留在經典作家時期,而當代文學的交流需要我們付出更多的努力。

見面會上讀者也提出了很多有趣而深刻的問題,有具體的關注陀思妥耶夫斯基的作品,也有宏大的好奇文學中的犯罪和原罪,東正教對俄羅斯作家的影響等等,嘉賓們都一一認真解答。這一見面會活動真正拉近了作家和讀者之間的距離,我們不僅了解到當代中俄青年作家的創作情況和未來的發展趨勢,也傾聽到作家真實的聲音和想法。

3、作家書店——“給我講講你的故事”中俄詩會暨閉幕式

讀者見面會之后于作家書店舉辦了中俄詩會“給我講講你的故事”暨第三屆中俄青年作家論壇閉幕式,將整個論壇推向了高潮。上海市作協黨組書記、專職副主席王偉以葉賽寧的《你在何處,我的老家》為詩會拉開序幕,隨后,中國作家李偉長、楊慶祥、嚴彬、蔣在、肖水、張沁茹,俄羅斯作家伊格納季耶娃、伊萬尼科娃、杰金娜、達斯卡利察、克魯格洛夫互相朗誦了彼此的詩作。侯磊、顧文艷等人分別朗誦了繆克構、包慧怡的作品,葉甫多基莫夫更是自帶樂器演唱了自己的詩歌,在觀眾的要求下返場兩次,受他的感染,小說家盧寧也申請上臺彈吉他演唱。現場的氣氛異常熱烈,觀眾舉起手機或拍照或錄視頻,記錄下這歡樂而有紀念性的時刻。

朗誦者們深情的聲音和豐富的文字給現場的觀眾們帶來了一場別開生面的精神盛宴。我們生活在不同的國度,也許語言無法立刻相通,但我們的情感是相連的,我們的故事是相通的。正像詩會開始之時,葉甫多基莫夫說,詩人不是用來談論的,而是用來閱讀的,詩人不只是寫詩的人,他還是在感受的人,在詩歌中有詩人的歡樂和痛苦,有他的語言和歷史,有他的祖國和民族。作為讀者和聽眾的我們也是通過詩會這種方式去接近詩人,理解他們的創作,傾聽他們的故事。

論壇閉幕式由鄭體武教授主持,上海市作協副主席孫甘露和俄羅斯作協外委會主席奧列格?巴維金分別致辭。孫甘露表示,俄羅斯文學和中國文學的聯系由來已久,中俄青年作家論壇的舉辦為新時期兩國作家們的交流提供了很好的平臺,這同時也是我們兩國文學友誼的見證。巴維金稱,中俄兩國的青年作家們是未來文學的中堅力量,他們的交流會使我們在文學交往的道路上越走越遠,越辦越好。

鄭體武教授、孫甘露副主席和巴維金主席三位是相交多年的好朋友,他們之間風趣的互動也讓閉幕式變得別開生面,不拘一格,引起觀眾熱烈的掌聲。孫甘露先生一開口就妙語連連,甚至放棄專業的翻譯人員,堅持讓自己的老朋友鄭體武教授為他翻譯,以示親切。他回憶起自己與鄭體武教授的相識,他曾就著燭光為大家朗誦勃洛克的詩歌;還有很多年前自己去俄羅斯的經歷,巴維金先生親自驅車送他去火車站,在彼得堡上火車返回莫斯科時,告訴他,當年安娜?卡列寧娜就是坐這輛火車去莫斯科的;以及瓦爾代的風光是如何的美好,一直讓他惦念不已。中間他還找出帕斯捷爾納克《日瓦戈醫生》的結尾為大家朗讀。那生動歡快的描述仿佛讓觀眾回到十幾二十年前,與他一同經歷了記憶。作為回應,巴維金先生說到,第四屆的中俄青年作家論壇一定要在風光迤邐的瓦爾代舉辦,如此才不負老朋友孫甘露的極力贊美。兩位都表示,中俄青年作家論壇的舉辦成功架起了兩國之間交流的橋梁,我們這種文學的交往還將繼續。

閉幕式最后,中俄兩國的作家代表們分享了自己參加論壇的感想。季馬科娃說自己非常榮幸參加本次論壇,了解到中國當代青年作家;拉古京表示,他在中國作家的身上看到了對文學和創作的熱情,這讓他十分感動和充滿信心。顧文艷用最簡單的兩個字“開心”形容這次參加論壇的感受;楊慶祥則幽默地贊美起俄羅斯作家們的顏值,希望兩年后的第四屆論壇還能再邀請自己參加,屆時一睹瓦爾代的風采。鄭體武教授對此次論壇進行了總結,感謝各方對論壇成功舉辦進行的支持,志愿者們的辛勤付出和貢獻,宣布第三屆中俄青年作家論壇就此勝利閉幕。

在閉幕時結束的當天晚上,鄭體武教授陪同俄羅斯作家代表團專程去拜謁了上海普希金紀念碑。迎著和煦的晚風,帶著詩會的余韻,大家懷著激動的心情瞻仰這位俄羅斯偉大的詩人。克魯格洛夫在紀念碑前朗誦了《假如生活欺騙了你》,所有成員集體照相留念。

4、南翔——基層采風

12月29日,是“第三屆中俄青年作家論壇”成功舉辦的最后一天,當天下午,鄭體武以及浙江文藝出版社上海分社社長曹元勇、上海市作家協會辦公室主任錢江燕、普陀區圖書館書記、館長鐘經緯、普陀作家協會秘書長詹東新、副秘書長李雨宣等人的陪同下,赴嘉定區南翔古鎮進行基層采風和考察。本屆青年論壇作家侯磊、張沁茹以及往屆代表楊繡麗、甫躍輝、項靜、歌舒意等共同參加活動。

在南翔古鎮,俄羅斯青年作家了解了南翔地區悠久的歷史文脈,參觀了古鎮歷史陳列館、老街、檀園等地,在南翔小籠包體驗館,又親身體驗了南翔小籠的制作過程并品嘗了自己平生第一次制作的小籠包。參與其中的樂趣讓俄羅斯作家們興奮不已。

在晚間的聯誼活動上,俄羅斯作家協會共同主席尤里?科茲洛夫、鄭體武以及鐘經緯都分別致辭。科茲洛夫提到兩國文學交流的重要性,認為論壇主推的互譯出版機制有助于兩國青年作家和讀者彼此了解。鄭體武教授也表示,世界上所有交流方式中,文學是最有魅力、有效的一種,我們來自不同的民族,風俗、語言、宗教不同,但人同此心,心同此理,我們的內心和情感是相通的。鐘經緯則表示,2018年,普陀區圖書館就成功承辦過中俄作家聯誼活動,通過這些活動,增進了普陀區作協會員和俄羅斯作家對彼此的了解,在建立深厚的個人友誼的同時,也讓俄羅斯作家對上海普陀有了一定的認知和了解。

聯誼會現場,活動承辦方普陀區作家協會為會員贈送了由鄭體武教授翻譯的兩卷本《白銀時代詩歌金庫》。隨后,中俄作家們還即興朗誦詩歌,演唱歌曲,氣氛活躍。上海市作家協會黨組書記王偉也從場外傳來他演唱的俄羅斯歌曲錄音。在歡快短短的兩三天時間,就如相識多年的老友一般把歌言歡,而正是文學讓他們做到了這一點,拉進了彼此。

四、余絮:把光和熱傳遞到更多愛好文學的心靈

短短三四天時間里,中俄兩國作家結下了十分深厚的友誼。不止一位作家不只一次表示,他們是如何喜愛某位作家的作品,自己感受到了很多共鳴和啟發。嚴彬在會下與俄羅斯作家聚會時,特意讓翻譯告訴他們,自己在俄羅斯作家身上看到了對文學的激情和真誠,他們在新時代仍然堅持著俄羅斯文學的傳統,認為這是中國作家所缺少的。嚴彬還對俄羅斯詩人都能背誦出個人的作品印象深刻,他感慨中國詩人很少能做到這一點。克魯格洛夫在自己的社交賬號上寫到,通過閱讀肖水的文章他突然明白了詩歌的本質,并獲得了平靜。葉甫多基莫夫對自己被邀請參加論壇感到很榮幸,他直言自己很意外,但是不虛此行,他非常喜愛中國,喜歡跟中國作家交往。他還決定要為本次論壇中的幾首詩譜曲,希望以后能夠演唱。

本次論壇相當多俄羅斯作家是第一次來到中國,第一次接觸中國作家,在中國的種種經歷和體驗都讓他們覺得驚奇和感嘆。對中國作家而言,一直停留在他們記憶中的還是俄羅斯經典作家,論壇毫無疑問展現了新時期俄羅斯文學的新面貌。每一位論壇參加者恐怕都會覺得相聚的時間太短,言猶未完,意猶未盡。雖然論壇結束了,但中俄兩國青年作家之間的友誼卻開始了。

中俄青年作家論壇目前已經走過三屆,成為兩國文學交往的常態項目,2015年底在上海舉辦了第一屆,2018年春在莫斯科舉辦了第二屆。對每屆參會作家的作品,組委會都會進行篩選并組織翻譯,然后推薦給兩國的期刊予以發表。通過論壇,不僅兩國的作家們增進了友誼,兩國的讀者也得以了解當今的文壇現狀。

第三屆中俄青年作家論壇的舉辦,向我們展現了中俄兩國文學的力量和希望,增進了作家間的相互理解和認同。我們看到了一群對文學飽含熱愛的可愛的人,面對文學他們嚴肅且認真,保持一顆真摯、純粹而干凈的心,懷著開放和學習的態度,堅定不移地勇敢前行。這群可愛的人是中俄兩國文學火焰的源泉,他們的內心蘊含著無窮無盡的能量。我們相信,借由中俄青年作家論壇這樣的活動,文學的火焰將會越燃越烈,把光和熱傳遞到更多的人心中,使中俄兩國作家的創作更加豐富,文學的交流更加深入。

上海作家協會版權所有 滬ICP備13009802號-1
電子郵件:[email protected] 聯系電話:021-54047175
2868
福彩3d中奖容易吗